溯江潭兮

初心不忘,一如既往

【全职高手/林敬言琢玉师paro】不疯魔,不成活

文中琢玉师设定来自群燕辞归太太的《琢玉》。应太太要求在此不艾特。

谨以此表达我对《琢玉》的喜爱。若你因我这篇短文对《琢玉》有了兴趣,那便是我的荣幸。

————

请坐下来,听我讲个故事吧。

————

我第一次见着林先生,是误闯了后堂,他正沏了壶普洱闲闲地坐着,穿件薄薄的衬衫,灯打下来透亮。看那斯斯文文的脱俗样子,就只差在脸上印个“得道升仙”了。
我匆忙道声抱歉,退了出去。
那会儿林先生已凭着件“风雪夜归人”得了名声,我慕名前来却被呼啸堂子的大当家拦下。
林先生琢的可不是玉呦。大当家拢了拢衣服送我出门,似叹非叹着摇摇头。这名师哪有谁琢的是玉?
起先我听不懂,后来日子久了才渐渐明白。
名师琢玉,劫血劫命。眼盲手残身死,才肯罢休。
————
老板!——车跟外面候着了!您什么时候走!
大呼小叫什么?没大没小的。我收了折扇抬手敲上小伙计的脑袋,起身向外走。
这许多年过去,林先生如今也称得上句“不世出的大神”,秦淮河边呼啸堂子林老板的名声,任谁都得给三分面子。
而我此行,却是要求上三分面子。
我在赌,赌林先生爱玉、惜玉。也赌呼啸当家已然有了舍弃林先生之意。
————
呼啸大当家唤伙计沏了茶,邀我坐下。寒暄几句便接过了玉石翻来覆去地瞧,皱紧了眉头似是犹豫着什么。
我也不急,只屈起指节一下一下扣着桌面。
你进去与林先生亲自谈吧!呼啸大当家咬了牙指指后堂的方向。若是林先生愿意,这单子——便是接了。
林先生平素最爱除了琢玉便是赏玉。
他似是比几年前又瘦削了几分,人本就生得白,更衬得腕上骨骼突出,像个文弱书生,倒不似琢玉人。
可那指上的茧子却是不骗人的。
我把玉石摆在他面前,抚平了袖口笑。
这一趟,我来对了。
————
听闻嘉世苏姑娘腕上那对儿八千万的镯子便是出自林先生的手笔。我从黑天鹅绒布的盘子里拿起呼啸堂子才送来的浓绿玻璃种翡翠吊坠,细细描摹着上面的纹路。
想来大当家的能放心你来送这东西,定是觉得你十分可靠吧。我收了吊坠,抬抬下颌示意呼啸堂子来的那小伙计可以坐下。
伙计却是懂分寸的,也不坐,只点点头回道,大当家的怕您等久了着急,叫我赶着送来,这会儿林先生怕还睡着呢。
还睡着?我倒了杯碧螺春慢慢地品。我倒从未听说林先生原来这般嗜睡。
可不是嗜睡!林先生琢起玉来不眠不休,这血肉之躯,怎么可能不垮呦——
我抬头,小伙计正低眉顺眼跟桌边站着。
这呼啸堂子,当真是会调教人。
————
最后一次见到林先生,是在Q市。
他拎着箱子向外,与进站的我擦肩而过。我回头再望,他单薄的身影已消失在人群中了。
我轻捻怀中的吊坠,迈步向前走去。
却不想,此生再无缘相见了。
后来只说是呼啸堂子来了位姓唐的年轻人,林先生便收拾了行李去了霸图。
再后来某个暮春的黄昏,我听闻林先生到底还是失了精力,失了手艺,被上天收去了天分,从此再无大师之作可盼了。
我抬抬手赶伙计出去,沏了壶普洱靠在红木椅上,屈起指节一下一下扣着桌面。
猛然想起多年前初见。他沏了壶普洱闲闲地坐着,穿件薄薄的衬衫,灯打下来透亮。斯斯文文的脱俗样子,只差在脸上印个“得道升仙”。
这一生,终究是不疯魔,不成活。 

————

END

【8班】你不知道的我们#

这大约是一个属于几个还没从吴家窑出院的神经病的故事。

其实我已经出院了。真的。307欢迎新同学入住。

 

#1

某天我们聊起了开学第一印象。

关于我说了句“我一看就是个特别沉稳的人”之后他们都趴在桌上干咳这事我们还是别说的太细了。

但是我要揭秘一下为什么lyf刚到咱班时真的信了国会的说法然后给我们唱了歌——

lyf:你们真的都唱歌了?

我:[神色复杂地指了指szf]你问他

szf:[点头]都唱了

【据说szf对lyf的第一印象是这人怎么这么傻。】

 

#2

有段时间我们特别热衷于说各种东西长得像szf

比如团子,或者我那个小熊维尼的暖手宝。

你们真的不觉得szf长得很像哈士奇么?

szf真是个表情帝呢你们信我

 

#3

记得某节美术课,sxy、lyf和我把半张白纸涂上了满满的黑色水彩。

真的是满满的黑色…然后szf开口了——

“这sxy吧?画得真像!”

每当我拿着那张纸让别人猜我们画了什么时,szf都会在一旁凉凉开口道:“这还用问么,肯定是sxy啊。”

 

#4

某天突然发现szf有特别明显的锁骨。

我和hyh小小地惊叹了一番。

十分不忿的zzz扒着领口向我展示了一下他的锁骨以证明这是件很正常的事。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傻】

 

#5

不知怎么的大家就开始盼望zzz在历史课上回答问题了。

大约是因为历史老师问南昌起义除了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第一枪以外还有什么意义时,zzz说还有第二枪。 

 

#6

那段时间我咳嗽很严重

sxy总会回头问我“你没事吧我总以为你要死了”

于是我的口头禅就变成了“我是半截身子埋在黄土里的人”

还…挺应景?

 

#7

某次化学课讲题,周主任说只要氧化亚铁和三氧化二铁比例是1:1就行

zzz:[回头]那它要不是1:1呢?

我:[莫名其妙]那它就错了啊

zzz:[恍然大悟]哦!好有道理!

szf:[扭头]咱们这儿有个傻逼

 

#8

我:你妈逼你结婚了吗!

hyh:没

我:你妈逼你结婚了吗!

hyh:快了

我:你妈逼你结婚了吗!

hyh:我结婚了

我:你妈逼你离婚了吗!

hyh:没呢

 

#9

hyh:噗叽噗叽

我:比比芭比波比

 

#10

那天有人说我和hyh果然有一腿

hyh:前后桌,她天天往我这伸腿

我:不止一腿,我两腿一块伸的/微笑

 

#11

有一天sxy跟那玩硬币。

他把它们搭成了立体结构,放了整整一天。

我说sxy你有病啊。他说院长说了能搭两层硬币就让他出院。

只好怜悯地看着sxy并控制住摸摸他的头安慰他一下的冲动说了句“你还是放弃吧”

 

#12

有天和hyh买饭回来的路上

hyh:突然想起那个梗了。移动电源用百分之一的电亲一次。

我:那像我那个没有百分比的怎么办?…嗯用一格电让我上一次?

 

#13

有一次政治课我和zzz在讨论一个特别严肃的问题。

我:…不可能。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sxy:——合啥合啊

szf:和其正

于是szf就自己这么唱了起来

szf:和其正,来一瓶!——怕上火,就喝王老吉!

【仔细想想总觉得是不是有哪不太对】

 

#14

其实szf是个很神奇的人

比如有一次物理作业,国会给了他A+,却给了明显过程更多的我A。于是他表示“国会一看我这签名这么帅气,必须给A+啊!”

再比如有一次他给我讲题,我夸张地说了句“哦~”于是他更加夸张地回答说“哦~~~是不是感觉恍然大明白了?”

对了,你要是夸他帅或者机智,他一定会和你说“那必须的啊!别没事儿瞎说实话!”

哦。他还喜欢刷QQ原创表情

 

#15

sxy:你说女朋友不听话是不是扔床上操一顿就好了? 

我:[此处省略12个字] 

sxy:也是。万一扔床上她把我操了怎么办 

 

#16

sxy最近经常借我的手机上QQ

这时就出现了这样一个问题:他要使用我调教过的输入法

于是最近sxy经常回头跟我说“你输入法又调皮了”

举个例子?——输入“你发烧了”会自动联想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举个例子?——“你妈逼”备选词汇会有“你妈逼你结婚了吗”和“你妈逼你离婚了吗” 

【真的不是我的错,都是输入法惹的祸】

 

#17

最近我们喜欢用“当爹了”三个字

于是sxy隔三差五就回头跟我说“你~当~爹啦~~~”

 

#18

有天早上hyh跟sxy说了句话,我觉得特别有道理。

“都怪你!我本来笑点就低,现在都没笑点了!” 

不好意思我现在也没笑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9

最近sxy有个有趣的小习惯:让szf帮他打水。

不知道为什么szf每次都听话地去了。

有一天我把杯子扔给sxy喊了句“接水去”

zzz一看就把瓶子递到我眼前说了句“接水去”

后来?

呵呵

 

#20

hyh:看!你妈在天上飞

sxy:你还不赶快去追

 

#21

hyh:你有本事——

我:——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hyh: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啊!

 

#22

后来我和hyh聊到了那些洗脑的歌。

——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

——你妈逼你结婚了吗你妈逼你结婚了吗。我说你妈逼你骂谁哪,你说是我搞错啦。

——你有病啊!你有药啊!你吃多少!你有多少!你吃多少我有多少!你有多少我吃多少!

——姐是老中医,姐专治吹牛逼。

——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洗剪吹吹吹

对不起我们有病这就回去吃药

 

#23

hyh:我把你儿子带来了

我:啥?

hyh:[翻书包]我好像把你儿子掉了

我:啊?

过了一会,她掏出了一个卤蛋给我

你儿子才是个蛋呢[摔]

 

#24

【我与hyh、sxy的日常】

首先,我拿我的手机挂他们。

接着,他们借我的手机上QQ刷空间看到我挂他们。

最后,他们回头用看尼玛一样的眼神看我。

【等我拿回手机我就可以继续挂他们了】

 

#25

sxy刚刚找我借马克笔,然后他就把笔给我拆了

我:sxy你过来,我打不死你

zzz:我帮你!

 

#26

我们说lyf土豪

lyf:[举着橡皮]土豪为什么要用半块橡皮?

zzz:李昀峰这一辈,家道中落——

我:可怜的富家少爷——

szf:哎呦我听得都要落泪了

我:也可能是李昀峰在家里不受宠——

sxy:变甄嬛传了?

【昀小主万福金安】

 

#27

sxy补政治笔记

sxy:你说复印一本得多少钱?

我:几十…? 

sxy:我还是自己划吧

我:你去大学里印呗

sxy:为了这个我去趟大学?我还不如去大学里淘一本呢,更全

我:你去大学里淘高中政治必修一?

sxy:我脑子被驴踢了

过了一会儿

sxy:我发现我书比脸还干净 

始终沉默着的szf突然凉凉开口

szf:书是比你脸白

 

#28

考试前最后一个周五

我:我今天回家就睡觉,睡到明早晨然后断网复习

sxy:你信么?

zzz:不信

sxy:看她六日发不发说说

我:你们滚!

好吧我确实没做到

后来考试时碰见了sxy

sxy:你不是断网吗?

我:别逼逼,滚。

 

#29

其实这帮人可好哄了。

一威胁不给糖了就全老实了。

 

#30

笑点都去哪了。

还没好好笑就老了。

 

你不知道的我们#

END

【REPO】Time

一篇说不好算不算REPO的REPO

拖拖拉拉到几天前才拍下《Time》。最初是寄到了同学家。早自习时我正挣扎在我虐物理或物理虐我的临界点上,她敲着我班里的后门,向我晃了晃手中拿着的东西。

第一眼只觉得厚,沉甸甸得拿在手里时却说不清到底什么心情。
天知道我到底有多爱这本书。多爱这样的张佳乐与孙哲平。

初看到全职中的张佳乐便就此爱上了。
刷到“繁花血景”那天我刚结束了中考,顺着父母的意思跑去提前学些高中的知识,却只窝在教室角落里,数着出分的日子,攥着手机看小说。
枪响,雷鸣,剑起。
彼时老师站在讲台上念叨着加速度,我抽出纸捂着鼻子,红了眼眶。
要有多难过,才能孑然一身。要有多渴望,才能一个人疯狂。要有多痛苦,才能举枪对向百花。

说回《Time》。
我喜欢《Time》里的张佳乐。我喜欢那个和孙哲平斗嘴打闹的张佳乐,我喜欢那个抱着恐龙睡衣上的尾巴的张佳乐,我喜欢那个和孙哲平跑下接力赛记录的张佳乐,我喜欢那个疯狂地拿下篮球赛冠军的张佳乐。
我喜欢所有,所有的张佳乐。

开始追《Time》是在8月了。那时我在香港,刷着文,坐在巴士二层窗边的位置捂着肚子笑,却在回程前的机场内被虐得死去活来。
我甚至还未从篮球赛的疯狂情绪中跳转出来,那年夏天的稚嫩少年却不在了。
让我在开场时笑成傻逼,一路下来最后却又哭成傻逼。

我记得那一次合唱,那一场篮球赛,还有背处分时的义无反顾。但对我来说最戳心的情节大约是在END2。
他们买给对方的账号卡。浅花迷人与再睡一夏。
他们错过了那样多的时光,还好最终,他们没有错过彼此。

大约一个月前,我第二次翻出《Time》,下载了《少年银河》作BGM,从头到尾,再看了一次。
全职中“一个人疯狂”的张佳乐与《Time》里拼搏高考的张佳乐,其实有那么点孑然一身后的相似吧。
印象中的双花其实是个有些模糊的概念,全心交付于对方的搭档是太过于轻飘飘的词汇。但是Dasiv太太让他们在我心中的形象具象化了。
他们是朋友,有着少年间的友谊最真实的模样。他们是兄弟,为对方抗下拳头时毫无顾忌。他们不会在尚还年少轻狂时挑明心意,只是毫不怀疑对方永远不会真正离开自己。后来他们成为组合后在场上拼杀时的心情,大约也能体会一二了。


“你小子比那张证,那堆证,那一把不值钱的废纸,对于我来说重要的多。”


穷尽毕生运气,遇一人如斯。

最后还是要暗搓搓地 @Dasiv 
3号的帝都全职Only遇到些小意外,离开前还能到Dasiv太太的签绘简直开心到飞起
Dasiv太太,请这样一直一直地把双花写下去。我永远是你忠实的脑残粉w
孙哲平,张佳乐,繁花血景一万年!一!万!年!
——2015.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