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江潭兮

初心不忘,一如既往

【REPO】Time

一篇说不好算不算REPO的REPO

拖拖拉拉到几天前才拍下《Time》。最初是寄到了同学家。早自习时我正挣扎在我虐物理或物理虐我的临界点上,她敲着我班里的后门,向我晃了晃手中拿着的东西。

第一眼只觉得厚,沉甸甸得拿在手里时却说不清到底什么心情。
天知道我到底有多爱这本书。多爱这样的张佳乐与孙哲平。

初看到全职中的张佳乐便就此爱上了。
刷到“繁花血景”那天我刚结束了中考,顺着父母的意思跑去提前学些高中的知识,却只窝在教室角落里,数着出分的日子,攥着手机看小说。
枪响,雷鸣,剑起。
彼时老师站在讲台上念叨着加速度,我抽出纸捂着鼻子,红了眼眶。
要有多难过,才能孑然一身。要有多渴望,才能一个人疯狂。要有多痛苦,才能举枪对向百花。

说回《Time》。
我喜欢《Time》里的张佳乐。我喜欢那个和孙哲平斗嘴打闹的张佳乐,我喜欢那个抱着恐龙睡衣上的尾巴的张佳乐,我喜欢那个和孙哲平跑下接力赛记录的张佳乐,我喜欢那个疯狂地拿下篮球赛冠军的张佳乐。
我喜欢所有,所有的张佳乐。

开始追《Time》是在8月了。那时我在香港,刷着文,坐在巴士二层窗边的位置捂着肚子笑,却在回程前的机场内被虐得死去活来。
我甚至还未从篮球赛的疯狂情绪中跳转出来,那年夏天的稚嫩少年却不在了。
让我在开场时笑成傻逼,一路下来最后却又哭成傻逼。

我记得那一次合唱,那一场篮球赛,还有背处分时的义无反顾。但对我来说最戳心的情节大约是在END2。
他们买给对方的账号卡。浅花迷人与再睡一夏。
他们错过了那样多的时光,还好最终,他们没有错过彼此。

大约一个月前,我第二次翻出《Time》,下载了《少年银河》作BGM,从头到尾,再看了一次。
全职中“一个人疯狂”的张佳乐与《Time》里拼搏高考的张佳乐,其实有那么点孑然一身后的相似吧。
印象中的双花其实是个有些模糊的概念,全心交付于对方的搭档是太过于轻飘飘的词汇。但是Dasiv太太让他们在我心中的形象具象化了。
他们是朋友,有着少年间的友谊最真实的模样。他们是兄弟,为对方抗下拳头时毫无顾忌。他们不会在尚还年少轻狂时挑明心意,只是毫不怀疑对方永远不会真正离开自己。后来他们成为组合后在场上拼杀时的心情,大约也能体会一二了。


“你小子比那张证,那堆证,那一把不值钱的废纸,对于我来说重要的多。”


穷尽毕生运气,遇一人如斯。

最后还是要暗搓搓地 @Dasiv 
3号的帝都全职Only遇到些小意外,离开前还能到Dasiv太太的签绘简直开心到飞起
Dasiv太太,请这样一直一直地把双花写下去。我永远是你忠实的脑残粉w
孙哲平,张佳乐,繁花血景一万年!一!万!年!
——2015.01.08

评论(3)

热度(10)